孔子第75代嫡长孙孔祥楷先生最新回忆录——《融》系列连载(5)
  • 时间:2020-02-15
  • 点击率:

  娘家人(下)

  我召集矿领导班子开了一个办公会,议定一项关于工亡职工家属的补助决议。我说:“今天这个会首先讨论工亡职工家属提出的盖房问题。今年补贴都发下去了吗?”

  “发是发了,不过还有很多户说不够。”工会主席说。

  “是呀!这么点钱够哪儿用?”我说,“我让供销处进了点计划价的水泥,每户平均分。”

  “那敢情好啊!计划价比市面上的便宜多了。”

  “下次矿长办公会上议一次,再多给工会五六万。主席,你平均发就好了。”

  “矿长,那我得先谢谢你!这事没完没了,眼看过了夏天,工亡工友子女升学又是事。”

  “主席,这样吧,你统计一下工亡工友子女人数。他们的升学可是件大事,这两件事一并解决。如果这当中有考不上学校的,我们亲自出面与县里通融通融,之后在矿长办公会上议定。”

  据工会统计,工亡工友的遗属有二十八名孩子,分别上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。说来也奇怪,这些工友牺牲时都是青壮年。最后,经讨论议定,上小学的每人每月补助五元,上初中的每人每月补助八元,上高中的每人每月补助十五元,还有一些当时没上学的同时解决;如果孩子考上大学,每人每月补助二十五元;工亡工友的配偶、健在的父母,每人每月也补助十元。一个原则,要使工友的遗属们生活不能太拮据。之后我还和矿团委商量,由团委组织这些孩子暑假时到矿里待两天,吃点好的,发一套衣服,带他们到北戴河玩上一天。孩子们到矿的时候,都穿上新发的衣服。

  这几件事在职工中间反响很大,人都牺牲十几年了,没想到矿里还想着他们的孩子。虽然待遇很优厚,但大家都不希望自己享受这种待遇。一位老工友说:“虽说我们不想要这种待遇,但不得不佩服矿里这么做,真是太有人情味,太共产党了!”

  会后,我专门找到了县长,和他商量能不能让初中毕业后的矿工子弟到县城高中上学。

  由于交通不便,矿山都会自办子弟学校。与我们同病相怜的地质队也是这个状况。小学、初中时,孩子在子弟学校上学,可高中就很难办了。企业办学校本来就是个不成功的做法,虽说矿山有很多大学生,老师不是问题,但是教育是一门特殊的学问,自己办高中是不可能成功的,历年高考的入学率甚至比农村高中还要低。矿里的很多年轻职工都说:“我们为国家贡献青春,再苦再累,毫无怨言,但千万不要耽误了孩子。”摆在面前的这个问题该怎么办?我想到了县里的高中,县里的那所高中教学质量很好,在市里也是比较有名的。

  县长说:“你这个想法很好,但县高中的校长不一定同意的。他们有市里教育口的升学任务,教育口的困难很多。我看,你自己和校长先商量商量吧。”

  于是,我又找到了校长,我们两个比较熟的。他一听我的来意,就笑嘻嘻地说:“要我给你们帮忙,你这个矿长也得给我们帮些忙!”

  我说:“随便说。”

  他咬咬牙说:“我们打算盖一栋教学楼,报告打上去都三个月了,可因为经费问题,这报告还在县长办公桌上,至今没批呢。”我说:“设计预算多少钱?我们矿给你们盖了。”校长一听,腾地一下站起来,激动地说:“总共三十来万吧!”

  我俩很快到了县长办公室。县长一听完我们的汇报,就高兴地对我说:“你小子真够意思!这件事我本想找你拉点赞助的。”

  我说:“这回不是赞助,盖房子的事我们全包了。”

  县长说:“你们钱从哪里出?”

  我说:“县长你放心,我亲自到省公司和总公司跑去。不是总说再苦也不能苦孩子,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吗?钱,没问题。”

  校长在一旁说:“矿长,我们还得签个文字。矿上的孩子初中毕业肯定是要参加统一中考的,在权限范围内我们可以照顾,但孩子考不考得上我可不敢打包票。”

  职工子弟上高中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。校长的答复意味着我们子弟学校初中一定要办好,孩子学习一定要更努力。在子弟学校家长会上,我跟家长们说:“督促好自己的孩子初中好好念书。形势虽然好了,但能不能考上高中可还得全靠你们自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