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为一张电影票
  • 时间:2020-02-13
  • 点击率:

老歌

看上一场电影,曾经在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。那些年,每天,城里人最想打听的是电影院上映什么新影片;农村人,最想打听的就是哪个公社、哪个大队演电影。电影正如贫困时代的粗茶淡饭,哺育着几代人。

由于电影少,而百姓看电影的需求很大,特别是在“文革”期间,唯有8个“样板戏”以及寥寥几部革命题材电影占据着银幕。但单调的生活,还是让人们一次一次乐此不疲地重看,许多人甚至可以把整部电影的对白和唱词一字不差地背下来。

1979年,为了买张《望乡》电影票,影院售票口出现人挤人的场面。

浙江西部小县常山,1957年成立了电影队,开始在城乡巡回演电影。1963年冬,县城的电影放映由露天转到西关帝庙内进行。1965年,破旧不堪的西关帝庙拆除,在旧址上新建常山县人民电影院,常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专业影院。当时的常山县人民电影院,面积664平方米,只有800来个座位。

“文革”结束后,中国社会开始步入正轨,国产和译制影片慢慢多了起来,但依然不能满足人们对文化活动的渴求,常常是一票难求。

1978年,我国举办了“日本电影周”活动。为了加强中日两国间的文化交流,促进中日友好,我国从日本引进《追捕》《望乡》《狐狸的故事》三部影片。其中的《望乡》,讲述了研究亚洲女性史的圭子,为了调查海外卖春的情形,到当年输出卖春妇最多的九州岛原及天草进行采访的故事。这部电影手法写实、题材严肃,但不可避免地要出现若干敏感镜头。虽然在中国公映的版本已删剪到只剩一两个脱衣服的镜头,但对刚刚走出文化禁闭的中国观众而言,其冲击力仍可想而知。

到了1979年6月,《望乡》开始在常山县人民电影院上映,城乡百姓听说是一部讲述妓女生活的影片,都怀着一颗萌动的好奇心去看。

但电影院安排的场次以及座位有限,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。电影开映前,售票窗口总挤满了买票的人,甚至有踩着前面人的肩膀,攀爬到售票窗口的场面。为能买到一张电影票,人们经常发生口角,打架受伤的也屡见不鲜。原来一毛钱的票,在黑市上甚至炒到了五毛钱。

那天,30岁的常山棉纺织厂职工张士相左手抓住电影院售票窗口的水泥雨篷,爬上了别人的肩膀,又让几个同伴托住他的身体,右手则努力地伸进售票窗口。当时,39岁的摄影爱好者许桢祥听说大家买《望乡》电影票人挤人,就带着照相机前来,看到这个场景,按动快门,于是留下了这个历史的瞬间。

(许桢祥摄于1979年)